光之穹顶

这个斑斓的空间,不是什么水族馆画馆之流,而是位于高雄捷运唯一的转乘站——美丽岛站(R10/O5)的地下一层站厅。来自日本的设计师高松森,巧妙利用光和玻璃的艺术元素,描绘出人们的生活的多彩愿景。
之所以有“美丽岛”这个站名,还要从“美丽岛事件”开始讲起。70年代的台湾,还处于蓝色力量的戒严之下,全岛如同在白色恐怖的密封罩下,透不过一丝的空气。正如一般的革命性剧情发展,若干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终于坐不住了,开办《美丽岛》杂志抨击独裁统治——过程不再赘述,最后你看到的,就是今天民主的台湾,还有那片多种色彩的天空。
然而外地人来到这里,只会举起自拍神器。之后,站名与光之穹顶的故事,都被一句简单的“好漂亮啊”盖过了。

饿了?就下楼

饿了?就下楼

 

  突然很怀念在大学四年期间,宿舍楼下便是一大堆食店。每逢熬夜通宵时刻,五脏庙不济之时便会踢着拖鞋跑下楼,来一碗肉酱面什么的。大满足之余,也能和附近店家的掌柜们打成一片,实属一大乐事。

  然而,毕业回家工作后,由于家附近都是些新小区,没有什么人气,想找点吃的也十分困难。有时候饿了,还真会用心搜刮冰箱里的每一个角落——还不如说,搜刮的是寂寞。

  2015年伊始,来到了北台湾的这座小城市——新竹,晚上在下榻的酒店随便逛了下,发现不少颇为亲民的铺子——名字亲民,价格更亲民。两座铁皮小屋搭起祖传数代的信念,门口一排又一排的机车就是最好的见证:此刻你才知道,最好的口碑,原来是要靠街坊邻里来证明的。

  平淡朴素之间,哪会怕挑剔不惯。饿了就别挑剔,下楼吧。

回归

几经辛苦,终于找到了三乡这家久负盛名的濑粉店——当然,我只是想找回那种小时候家里煮出来的味道。小小的一家濑粉店,受到微博微信之流的社交软件的影响力,门前泊满了车辆,12元一大碗的濑粉在当今的物价来说并不算贵,粉还是那种细滑的感觉,但汤明显是那种十分之浮躁的味精味。

商业化了,也不紧要。曾几何时想到自己也想通过双手复刻出那种记忆中的味道。可是,陪伴着那种味道的人和事,都已经翻天巨变,甚至连这种引起自己共鸣的记忆也渐渐模糊起来,更何况是借助于商业化的大锅大勺子。

回归岁月中的味道,试问谁能做到。

Pic:一碗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吃起来都有点腻的三乡濑粉。

糖太甜,盐太咸,醋太酸,姜太辣。
只有混酱才能下咽——我相信生活的味道,是最正常不过的百味杂陈。

那些执着于原味的人儿们,你们的味觉累吗?

无暇

忙到没时间登高望远。

忙到没时间闭眼轻躺。

忙到没时间细嚼慢咽。

忙到没时间谈情说爱。

然而,只要一句“你在忙什么”,即可把你打回沉默,然后又在忙碌那些不可名状的事情。

Pic:傍晚6时,城中人还没从忙碌中放过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