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座电梯,是斜着走的。

虽然上山代步工具有很多,但是将室内的东西搬到室外,还是第一次见。在缓缓上升或下降的密封舱里,视野渐渐尽让畏高的人微微一震,然后上到了平台,其实也就这么一回事。

珠海是个移民城市,来自五湖四海的菜式一应俱全,无论是粤菜、湘菜、川菜通通都有,虽然没有在地的风味,但是也至少有七八成功力。在外来菜式中,粤西菜尤其是湛江菜势力最大,但口碑却是一如既往地好,食材新鲜、方法地道、店家淳朴,不少湛江菜馆已经成了珠海人心中的老字号。

曾经有次到广西北海出差,想到北海也靠海,旁边也是广东,应该口味也差不多吧,于是想到在北海的夜市找烧生蚝吃,但是意想不到的是,价格比珠海贵不少,店家有所谓的“大蚝”和“小蚝”之分,于是点了大蚝,谁知道上桌后肉比手指头还要小,而且肉壳分离。一听店家口音,发现原来是祖国东北某省的移民开店,结合之前不少当地朋友的告诫,瞬间恍然大悟。

不能武断地说某个地方的人不好,只不过那一小撮污泥弄脏了一塘清水,便让人觉得这塘水就是脏的——这是人之常情。尤其是最近几个新闻事件发酵,相信不少人也对那片黑土地产生了负面的情绪。包容与忍让乃是珠海精神所在,请不要随便标签一个地方的人,但遇到常识上的不正义、错误的事情,也请勇敢地站出来。

●Pic:地图炮不能乱放,但生蚝就一定要吃,对吧。

那地 那味

“风味”一词,直接嚼字就是“有风土才有味道”。没错,有些东西就是在特定的地方才能吃到真正的风味,但若将同样的配方移植到别处,恐怕风味难存。

比如宁波汤圆,也不过是糯米粉团包豆沙,清水一碗加桂花。这次短途旅行回家后,也尝试在家复刻这种味道,自认厨工尚可,味道出来了,但缺失了感情。或许也就只能在南塘老街的阁楼边,望着窗外的月光,听着缸鸭狗的故事,才能品出宁波汤圆的风味来。

●Pic:伪食评并没有回归,只是将上次路途遇到的点滴,随心说说。

用了多年的LOFTER,还是决定要搬家。其实写blog的习惯已经荒废了好一段时间,然而最近打开LOFTER的管理页却恶心了我,一大堆图片被ban然后又被解ban。心中一直在嘀咕——你们的敏感词这么儿戏?

知道网易也有自己的苦衷,那既然这样,就不要强人所难——我决定将博客搬到benez.zhbus.org上,毕竟是我的服务器,我写什么由不得别人做主,顺便用实际行动嘲讽一下贵派对。

●pic:唐家湾填海区开了间新书店,客流不高,格调很高。

长篇阅读恐惧症

 

网络自媒体的诞生是让人产生阅读恐惧的罪魁祸首。如今让阁下静下心来看一篇数千字的文章,已经变成难事——或许浅层意识在默念纸上文字,心中却惦记着智能手机闪烁中的信息提醒。网络自媒体多如繁星的今日,阅读也只是简单跃然于时间线上的若干信息点,长话必须短说,一图胜于千言。阅读恐惧,也应源于此。

去书店的次数少了,翻阅纸质版的书籍机会也少了,即使买了书,80%的情况下也是翻翻头几页便扔书柜。是啊,外面精彩得很,何必沉沦于白纸黑字的世界中消磨时间——文学作品的快感,100分钟的电影已经能够声情并茂地演绎;社科经济的新知,60分钟的电视栏目也能强行灌脑;天文地理政治时事,输入关键词也就是数分钟的事。阅读长篇文字就等于浪费生命的概念,口中说不是,心中却拼命点头。

快餐时代淘汰细品慢嚼,畏惧阅读也变得理所当然,年轻人们被信息的洪水冲走也在所不惜——毕竟上网叫surfing,你看过谁冲浪会有目的地?最终还是返回原点,自己需要什么想必懵然不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