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点

掐指一算得知又是黄昏与黑夜交接的钟数——据闻处于这个钟数的人不太闲,或困于下方穿行的带轮子的铁笼中焦躁不安,或困于如萤火虫闪耀的火柴盒里各忙各事。然而无论如何穿行或闪耀,交集再多却找不到彼此强行串联的理由。

正如被一座关卡隔开的两座城市,同样的夜氤氲着同样的空气,彼此却找不到太多肉眼中的相似。猛然意识到原来南与北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足以拉开隔阂,那么缘聚缘散甚至不结缘一切浮绘都可以归咎于那一点点。

●Pic:我走近你身边,看不到那些“差点”;然而当我远离你数百公尺,才知道彼此差太多。8月,板樟山望向拱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