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与悲的双曲循环

酒精一直以来都是我极度厌恶的东西——只因酒精夺会夺去清醒,而我不知道麻木中的自己酒精是什么样子。

某年某日某君说,你已经长大了,该学会喝酒了。接着便是顺理成章地送上一杯白沫未散的啤酒,苦得犹如被榨成浆的三丫苦,一口呷下,苦得舌头麻痹,从此啤酒变列入了这一辈子的黑名单液体。

那天晚上,某君醉了,吐了很多东西,包括那些压抑已久的、稍有震撼性的真言,当然还有一地粘稠的秽物。后来我才知道,在酒精之下,多么理智的人都会一秒钟变丧尸。

次日,他快乐地醒了,记忆却被酒精劈成两半,却再也拼不回来。然后太阳照样升起,生活依然继续——脱离了酒精的快乐,人还是要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己那个不愿面对的现实,掉进了那个喜与悲的双曲循环。笑着麻木,不如痛着清醒,一口气冲出修罗场。

●Pic:尝尽百味,才清醒地明白最苦的是什么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